中信2招商主管:紫光债台高筑,芯片狂人赵伟国能否惶者生存?

中信2招商主管 2019年05月10日 14:09:15 阅读:93 评论:0

中信2招商主管负债2035.81亿元,同比增57.52%,资产负债率达73.42%,且多为有息负债。近日,“商业人物”自上交所债券信息披露平台获悉,截至2018年12月31日,紫光集团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6.31亿元,同比盈转亏,下滑159.43%。

对以上数据变动,紫光集团归因于财务费用增加、二级市场公允价值变化以及为满足公司业务快速发展对资金的需求而增加对外融资。

2019年4月18日,据北京商报消息,紫光集团收购法国芯片组件商Linxens,交易金额高达22亿欧元(约166亿元人民币),是目前所有对外公布的海外收购中最大的一笔。

因“买买买”模式,紫光董事长赵伟国已被打上“饿虎扑食”“并购狂人”的烙印。“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他曾自我打趣。

“惶者生存。”这是他悬挂于办公室的警示语,也传递出紫光二十载踽踽于世界舞台的弈者姿态。

入局

改革开放前夕,半导体产业化举步维艰。全国600多家工厂一年生产的集成电路总量,仅相当于日本一家大型工厂月产量的1/10。80年代,中国半导体行业已被美日韩及台湾地区远远甩下。

 “发展高科技,实现产业化。”后来,邓小平亲自为“863计划”题词。作为863计划成果产业化基地,1988年7月,清华大学科技开发总公司成立,这是紫光集团前身,也是清华第一家综合性校办企业,五年后,改组成立清华紫光(集团)总公司。

同年,在中关村做了三年软硬件开发工程师的赵伟国回母校深造,攻读清华电子工程系通信硕士。在日后央视《对话》栏目中,赵伟国讲,大学实验课上第一次看到芯片就觉得很神奇,但那些高端芯片都来自海外,“我就在想,什么时候中国能制造这样的集成电路”?毕业后,赵伟国用十年时间完成了事业的初始积累,足迹遍布通信、电力、能源、地产、互联网等领域,谙熟资本运作。

在此期间,清华紫光股份有限公司于1999年11月挂牌深交所。2003年,作为控股机构,“清华控股有限公司”成立。到2006年,“清华紫光”正式更名“紫光股份”,由全民所有制企业改制为国有控股的有限责任公司。

彼时,“发展集成电路”已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赵伟国的校友们自海外学成归来,涌入中国芯片产业滚滚洪荒中——2000年中芯国际、2001年展讯通讯、2002年锐迪科、2003年中兴微电子、2004年华为海思……。2005年,“汉芯造假”,沸沸扬扬。

早在四年前,国家倾囊100亿的超大规模集成电路生产线就赔了13.84亿,该项目上海华虹承担,与NEC合作建设,当时有媒体指责“光靠砸钱芯片做不起来”。

2009年,借清华大学进行混合所有制试点的机会,赵伟国旗下健坤投资顺利入股紫光集团,同年6月,其被清华校方任命为紫光集团总裁。之后,赵一直埋头处理公司历史遗留问题,解决经营困境,思考未来方向。

也是在这一年,张汝京掌舵的中芯国际彻底输掉了与台积电的官司,被判“侵犯知识产权”,总赔3.75亿美金,外加10%股份。“我们从此控制了大陆芯片产业的半壁江山。”台媒称。

2011年4月24日,人民大会堂,清华百年校庆,赵伟国作为校友代表参加,“唱国际歌的时候,我找到了紫光的方向、要突破的产业,甚至我人生的终身使命——发展中国的集成电路产业,让它在全世界有一席之地。”

“完全从零开始靠自己研发,你可能永远落后。”在对外部媒体的描述中,他确立的早期战略是,通过国际并购与合作,快速完成技术、市场等多方面的基础准备,能与世界同行在一个起跑线起跑时,再组织力量冲锋。

布局

2015年5月,赵伟国正式出任紫光集团董事长。

6月20日,紫光集团向展讯发出私有化邀约。7月12日,协议达成,紫光以17.8亿美元收购展讯所有股份。2001年于上海成立的展讯,由赵伟国的几位校友联合创办,主产手机芯片。同年11月11日,紫光集团收购芯片制造商锐迪科微电子,交易总额约9.07亿美元。

霹雳手段,四个月时间。既让展讯与锐迪科避开各自竞争、矛头一致对外,紫光集团也由此跻身中国手机芯片公司头部,同时吸引了投资人、政府部门以及相关产业的注目。

“如果1985年高通成立的时候,英特尔投资了高通,成为高通的二股东会怎么样?”2014年4月,赵伟国对造访清华的英特尔CEO科再奇讲。五个月后,英特尔斥资约15亿美元买入展讯、锐迪科的控股公司北京紫光展锐20%的股权。不到一年时间,展讯、锐迪科整体估值已达75亿美元。

是年6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发布,吹响了芯片产业追赶国际先进水平的号角;9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简称“大基金”)问世,几年时间,大基金给予紫光集团千亿元持续加码。

“芯片是事业,其他是生意。”在媒体描述中,赵伟国曾委婉表述公司的集成电路战略。

2015年5月,紫光集团买下主营交换机和企业路由器市场的华三通讯,及惠普在中国的服务器、存储器和企业服务业务的51%股权,作价25亿美元,组建“新华三集团”。“我们收购的新华三是芯片的使用者,做网络、存储、云计算的。我们看到在展讯和新华三之间有共同的地方是存储芯片。”

从私有化展讯、锐迪科,到迎娶“新华三”,紫光集团的触角由芯片设计、制造延伸至存储、封测及服务器领域,“从芯到云”的全产业链战略渐次拉开。

2015年7月,紫光集团计划以230亿美元收购美光科技;9月,再豪掷38亿美元拟买入西部数据(全球第二大硬盘生产商)15%股权,进而由西部数据出面,绕过美国政府管制,以190亿美元收购闪迪;11月,通过股权转换,集团子公司紫光春华跃居同方国芯第一大股东,然后抛出800亿天价定增案(后来折戟),其中600亿用于新建存储芯片工厂,37.9亿元收购台湾力成25%股权,23.41亿收购南茂科技25%的股权(以上二者均位列全球十大封装公司),其余资金拟用于芯片产业链上下游公司的收购。但这些收购方案均以失败告终。

并购受挫后,紫光把目光转向内地。同时,赵伟国挖来“存储器教父”华亚科技董事长高启全出任紫光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负责半导体存储业务。

2016年7月,紫光收购武汉新芯大部分股权,并在此基础上组建长江存储科技公司,进军3D NAND存储芯片产业;9月,合资公司紫光西部数据有限公司成立,紫光股份出资8058万美元,持股51%;11月,紫光与台湾地区主要封测厂南茂合作,入股上海宏茂微电子公司,进入封测领域,存储布局取得实质性进展。

自2016年始,紫光相继在武汉、南京、成都开工建设总投资额近1000亿美元的存储芯片与存储器制造工厂,开启了紫光在芯片制造产业十年1000亿美元的宏大布局。

公司官方口径表示,目前已基本完成“从芯到云”的战略布局,形成从芯片研发设计、制造、封测、服务器、存储、交换机到基础平台与网络平台、终端应用等完整产业链。

对局

“所谓平衡者,就是客户不能总是只有一家供应商,最好再有一家可以选择,我们希望当一个好的平衡者。”赵伟国在诸多场合反复强调,紫光更多的是充当一个平衡者,芯片领域充当三星和高通、联发科的平衡者;云计算、大数据领域充当华为的平衡者。

与其说是平衡者,不如说是挑战者。初始布局既成,野心“呼之欲出”。

紫光集团2018债券年度报告显示,公司主营业务板块为IT及相关设备及服务、电子元器件及设备制造。前者由紫光股份(000938.SZ)及其控股的新华三承担,后者由紫光展锐、紫光国微(002049)、紫光控股(00365.HK)和长江存储经营。

紫光展锐最新确立“虎贲”(主打移动通信芯片)与“春藤”(主打IoT等泛连接芯片)两大产品线。2019年2月26日,首款自研5G基带芯片——春藤510正式发布。也意味着,在5G基带芯片赛场,紫光展锐将和高通、英特尔、三星、联发科等老牌芯片公司展开角逐。

紫光国微和长江存储、紫光存储子公司则分别负责安全芯片与存储芯片的生产制造。据2018年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655.92亿元,电子元器件及设备制造业务营收123.32亿元,占比18.8%。

截图来源:紫光集团债券年度报告(2018)

紫光的“云”战略主要涉及紫光股份,新华三、紫光西部数据三家公司。IT业务也成为公司营收支柱,占比达70.93%。

赵伟国曾称,“紫光要成为中国在信息互联网技术领域的太平洋舰队,紫光西部数据是紫光集团从“芯“到”云“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将推动大数据存储在中国各行业的创新,促进海量数据收集、存储、分析、应用、安全保护等大数据全产业链建设,完善大数据产业生态体系。”

不过,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撰文指出,如果中国芯片巨头想要取得成功,就必须从“成本文化转向创新文化”。毕竟并购依然难以取得国外公司的经营方法和专利技术。2017年赵伟国表示,“工作重点已完全转向自主研发”,但对紫光来说,自主研发将是一场持久战,研发完成到制造落地又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

当前,紫光“债台高筑”,且非经常损益中,含不少政府补助。2015、2016、2017和2018年度,紫光集团获得政府补助收入分别为7.75亿元、8.13亿元、26.16亿元和5.4亿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8.98%、36.52%、64.04%和53.39%。

“90%以上的芯片公司都不赚钱。”

 “2018中国芯片发展高峰论坛”上,赵伟国讲,国内集成电路产业大部分仍围绕在非常低水平和非常低端的领域。同时他也放出挑战者宣言,到2023年左右,中国集成电路将在世界站稳脚跟,到2028-2030年,中国集成电路能三分天下有其一。这也与他在2017年底给紫光定下的两个五年计划基本一致,“所以要有板凳要坐十年冷的心理准备和战略耐力。”

“我们这些年很多企业出问题,是因为野心过度膨胀,认为自己无所不能,而且相信运气会再次发生。其实你的能力、边界没那么远,你的运气也没那么好,所以要小心管理自己的野心和运气。”2018年末,赵伟国公开表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